來源:河南廣電融媒體

  原標題:《“最嚴監管”下校外培訓調查:轟炸式宣傳難覓 違規收費仍存 有家長提前1年預定“學前班”名額》

  河南廣電融媒體記者 馮靖雯/文圖

  6月25日起,鄭州市中小學生正式開始暑假生活。與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的學校門口很難看到抱着宣傳頁招收暑假班的培訓班老師。

  你可能還注意到,以往電梯裏洗腦的廣告詞、廣告牌的巨幅宣傳畫、短視頻平台上的各種“名師”推薦也難覓蹤影。

  “我小孩上五年級,給他報了畫畫、編程、數學、英語等四五個培訓班。以前經常會接到外省號碼打過來的教培機構招生電話,學校門口也時不時會有培訓班的老師在做招生宣傳。”來自鄭州某小學的家長陳女士發現,最近很少接到類似的招生電話,學校附近也沒再出現相關的宣傳。

  教育培訓機構的廣告似乎一夜蒸發。這背後,是持續加強的監管政策。近日,記者走訪發現,校外培訓機構暫停了轟炸式宣傳,部分機構開始自查、整改,也有培訓機構依舊明目張膽地違規收取課時費。

  籤合同分期繳費 不再佈置課後作業

  放學後全靠自覺

  “一年收費18000元左右,144個課時,現在按教育部門規定分三期收費。”6月19日,記者走訪萬科廣場內的某英語培訓機構時,工作人員表示,具體收費標準需要試聽課後跟老師談。

  6月25日,在三一外語學校航海東路某校區的公示牆上,“校外培訓機構”十不準格外顯眼。不少學生正匆忙趕來參加考試,桌上一張54分的英語試卷被幾位家長翻看。

  “學生想升班是需要考試的,這張卷子比較難,這個分數已經達到要求了。”前台負責諮詢的工作人員解釋道,目前,報名英語課程需要分期繳費,“現在按教育部門要求都是這樣,一年的課程費要分期,一次繳費3個月,籤個合同放到這以備檢查。”

  該工作人員表示,最近一段時間,按照教育部門要求不能給學生布置家庭作業,“連讀的作業也不能留,全靠學生自覺,以後啥樣也説不準。”

  “沒有作業是輕鬆了,但是老師教的東西誰知道掌握了沒有。”“孩子學習全靠自覺,老師和家長逼得太緊效果反而不好。”對於家庭作業,一些家長的態度並不相同。

  記者走訪發現,在三一外語和學長教育,教師資格證編號成了“上牆”必備,不再是一張照片配上教師畢業院校、教齡、教學成果這樣簡單的教師宣傳。

  一位培訓機構的老師坦言,監管部門正在嚴查無證上崗,自己正是因為沒有教師資格證而轉崗。

  免費、“1”“3課程再現

  有培訓機構全年120個課時一次性收費

  打開猿輔導APP,“1元”“3元”不等的小學重難點暑期訓練營課程首頁推薦,打開課程詳情頁,任課老師均是“名校”畢業。隨機打開幾個秋季系統班,課程跨度從9月3日—12月26日,均超過3個月收費。記者諮詢客服表示,暑秋可以連報,根據鏈接,需要一次性繳納2300元共三個半月的費用。

  在航海東路英奇教育的前台,擺放着小學、初中等年級的各科教材,沒有出現學前兒童的課程安排和培訓教材,但諮詢工作人員發現,暑期有學前兒童的英語課程。

  “英語暑期班40個課時,優惠後58元一個課時,2320元一年。一年分四期,可以報全期一年,120個課時,優惠後53元一個課時,一年繳費6360元。”工作人員明確表示,學前幼兒的英語課程報名一年一次性繳費可享受優惠。

  無獨有偶,在尚義路的學長教育培訓機構,書法培訓一年2800元,共80個課時,英語一年120個課時,共4800元。“這都是優惠後的價格,一起報也是這個價格,都是報一年。”負責招生的老師介紹,他們主打幼小銜接,機構內有4個班級的學齡前兒童。

  隨後,招生老師向記者展示的諮詢登記表上,因為學位有限,今年4月27日就有4位家長將2022年秋季起一年的幼小銜接學費交了。

  記者發現,該培訓機構並沒有辦學資質,僅有一張工商部門的營業執照,所有學齡前兒童全天上課,課外活動只能在店鋪門口的空地上分批進行。

  監管政策持續加強

  鄭州公佈18部投訴電話

  5月21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審核通過《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,開始對校外培訓機構進行“從嚴治理”和“全面規範”。

  緊接着,6月1日,因存在虛假宣傳或價格欺詐等違法行為,市場監管部門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予以頂格處罰。

  6月1日起,新《未成年人保護法》正式實施,其中明確規定: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對學齡前未成年人進行小學課程教育。

  6月17日,鄭州市教育局公佈了18部“專項”諮詢及投訴電話,公開接受市民教育諮詢和投訴舉報,全面監督校外培訓機構規範辦學,讓學生和家長更安心。

  在家長王先生看來,即使加緊對教培機構的監管,也很難減少為人父母的焦慮,“大家都在上各種培訓班,你不上肯定落後。不從源頭減負,沒有太大的幫助。”

  “家長總是想讓孩子提前報班學習,反而給我們的教學造成困難。有些老師並不專業,也有的孩子覺得自己學過了,在學校就不認真學了,其實他們的基礎還很薄弱。”鄭州某小學趙老師則認同對教育培訓機構進行整改,“老師應該在教學中負起責任,家長應該相信自己的孩子,培訓班更不能擾亂正常的教學秩序。”